首页 设计 摄影 旅行 娱乐 收藏
  西西里 那不勒斯 威尼斯 佛罗伦萨 罗马 拉萨 库不齐 三亚 阿尔山 江南 甘肃 广西 东北 福建 山西 贵州 云南 海螺沟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2007

 


走西口1

最近晚上经常做梦,鬼使神差的又背着包坐上了不知道去哪的火车。不确定的计划最让人兴奋。

火车票是晚上10点半的,一个人在家待了整整一天查行程,临行前一天才查到一个叫碛口的地方,可算是把时间都安排满了。晚上没得吃,8点多我就背着包去火车站了,在麦当劳买了两个汉堡,除夕夜麦当劳买一送一。坐在候车室的大厅里看春晚。

今年车厢里没有想象的人多,与我同隔间的是两个女孩,长得都说的过去,心中暗喜,但始终也没说过一句话。上了车之后广播里继续放春晚,但是只能听不能看,放到11点全车熄灯,只能睡觉了。大概不到12点的时候黑暗的车厢里手机声此起彼伏,全是拜年的短信和电话,谁都别想睡。接了两个电话,幸好都是女的,但对方都听不见我说话,因为声音大了会吵别人,给我打电话自然都是为了让孤独的我听一听他们12点的鞭炮声。接电话的时候我扒开窗帘,眼前天空湛蓝,星光闪烁,屋檐的剪影不停地从窗前闪过,屋檐后不停的飞起各式各样的花炮,与天空的星星形成一副美妙的动画,此景甚是难得,不是因为它的画面最好看,而是因为它只能亲身去体验那种感觉,而且在颠簸的火车上,就算再好的设备也留不住这景象。

到太原下车以后很有信心的走到对面的公共汽车站,坐606到客运西站,到了以后发现西客站大门紧闭,一辆车都不发,门口一些拉黑活的出租拦着旅客砍价,就像在中关村卖笔记本的一样,我习惯性的鄙视他们。我又接着坐606回火车站,打算坐火车先去平遥,路上查到8点50有一辆过路车,但是这时已经8点40了,赶不上了,早知道刚才到应该打车去西客站问。买了12点半去平遥的票,8块钱,很久没坐过这么便宜的火车了。太原市里也没什么能去的地方,只能在火车站对面的肯德基里待了3个小时。出师不利有点儿,没办法,好运气都集中在中间的几天了。

再次下了火车之后离古城就不远了,坐电动三轮车就能进去,三轮车给我拉到一个丫亲戚开的客栈里,我看地理位置和门面都不错,就答应进去看看,大厅很像酒吧街里的餐吧,墙上都是外国字,哪国的都有,饭桌上坐着几个中国人,旁边沙发坐着几个外国人,我觉得挺有意思,就住下了,两天150,住在我隔壁的是一个加拿大的姑娘。

下午买了通票,先看了日昌升票号,然后就去城墙上走了一圈,走的挺累,大概三个多小时才能绕一圈,我居然没带水没带吃的。不过时间段不错,日落的霞光照在城墙上很好。晚上回住的地方的时候很多旅客都在大厅闲聊,有很多人包车去王家大院和张壁古堡,大家都在聊聊各自的行程以及曾经去过的地方,驴友们互相介绍着各种逃票的办法,对于他们来说,逃票不只是为了省钱,更多的是刺激。居然还有一帮人一起逃20块钱的火车票的,跟列车长和乘警围追堵截最后被迫提前下车,讲的他们神采奕奕眉飞色舞,要的就是那种快感。今晚城里很多地方都停电了,我住的地方只有洗手间有电,据说三相电路坏了俩,马路对过儿的店里前院有电后院没电,很长时间都没修好,索性互相借电使。我就在大厅点支蜡烛悠然的坐在沙发上抽烟喝茶吃瓜子,这种极热闹又极清静的过年方式真不错。

走西口2

早上8点多就有店员来敲我的门,提醒我9点就要发车了。我收拾东西到楼下大厅,很多驴友都在那里等着聊着,老板说待会我和一个美国人一个加拿大人一起坐一辆小车去王家大院和张壁古堡,其他人坐一辆大车只去王家大院。这有点让我恼火,因为他昨天说的是大家都去张壁古堡我才跟着去的,我的通票上绝大多数景点还没转,如果回来晚了看不成,明天通票就不能用了。况且我车上没一个中国驴友。。。实在觉得别扭。去王家大院的路上我没怎么说话,两个老外先互相介绍了一下,那个美国人在西安教英语,以前在美国是做广告设计的,手里拿着eos+17-40L,那个加拿大女孩在北京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工作,她不会用汉语说儿童基金会,就给我看她的名片,后来我和翻译官教了她一整天“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翻译是那个女孩儿请的英文导游,也是山西人,旅店老板的中学同学。我跟他们说我英语不好,不过他们说的我倒是能听懂一半。

到了王家大院就碰上了刚才那辆大车的同伴,王家大院还搞个小活动,抛绣球招亲,翻译官说让我往前站站,因为这里单身的中国男青年就我一个。不过我目测新娘子身高在165左右,而且我的形象跟待会要换的新郎官的的衣服实在不搭调,就没往前赶,接到绣球的是那个逃火车票的驴友,她老婆比他还高兴,给他推入洞房的。王家大院的”大“其实跟院子没啥关系,只是院子的数量太多太集中了,每个小院都很抠门,建筑陈设都差不多,过道很窄,看了几个就会觉得像是又进了同一个院,跟迷宫似的,不知道哪个进过哪个没进过。那个加拿大女孩得跟着导游走,我和那个美国人到处瞎跑瞎照,但是偶尔还得找找他们,要是走散了再找人我们的时间就不够了。

导游说去完王家大院先去吃饭再去张壁,由于昨天晚上我的伙食很不好所以今天格外小心怕上当,我跟美国人说要不然咱别吃了直接去张壁然后回平遥再吃,我怕张壁的吃的又贵又难吃。美国人说没问题,并且夸我英语讲得好,他哪知道我就知道怎么说吃。后来我问了导游关于吃饭的问题,导游也说随便,不过导游说张壁的吃饭要比其他地方便宜,而手艺又都差不多,所以他们自己都在张壁这种小地方吃,我们就答应先去看看,路过吃饭的地方我们就先进去了,就是一个农家小饭馆,食客不多,都在后院的小隔间,我们也挑了一间坐下,边等吃的边聊,但是等吃的的时间实在太长了,以至于我们聊了好多好多。饭不难吃而且很便宜,但是如果不是跟老外聊天容易忘记时间我还真是会因为等的时间太长而影响吃饭的兴致。

到张壁村口买了票进村要经常碰见查票的老头,实际上就是村民。张壁的地道入口就在村口的一间房子里,跟北京郊区的地道战遗址差不多,不过这个很长,有5公里以上,而且有好几层,不光能进人还能进牲口,据说是为了抵抗蒙古人修的,大部分地方都有电灯,但是有的路就没有,走了一半左右导游要我拿手电,他说出去的路没有灯,被村民毁了,目的是为了让游客请他们当地的导游,所以今天出门前导游要跟店老板要蜡烛,说地道可能会没电。走了几公里的地道其实不怎么过瘾,但是也没什么可认真照相的地方,就出去了,村里的庙是蒙古人修的,我问导游不是说修地道就是为了抵抗蒙古人么,导游说是啊,没挡住啊。

晚上回到客栈仍然是闲聊,店主这两天给店员放了两天假,但是没想到生意会这么火,叫来了几个朋友帮忙,有个个子不高身材很壮脑袋很方的哥们儿,自称是退役的特种兵,现在只每年军训两次,就是预备役了,他们的专业是搞信息破坏,当然还有打架,从小就天天跟人打架屡次被学校开除。有个长得很高很瘦的男孩,穿着时髦,居然也是自己来旅游的,我一直认为他是纨绔子弟,拿了父母的钱出来挥霍,聊了几句发现他花的钱都是自己接平面设计的活儿挣的,而且他花的钱很少很少,每月生活费都不超过四百块钱,这倒是让我很羡慕,西安的消费水平真的很不错。这男孩长得挺漂亮,很白净,虽然有着驴友共同的吹牛爱好,但是确实有些值得炫耀的想法。我跟他聊的很好,索性一起去找个地方吃饭慢慢聊。

他叫小川,大名我记不清了,反正大家都叫他小川,之所以住在这里是因为他住这不要钱。他在西安的国际青年旅舍打工,跟老板熟了以后自己出来玩的时候老板都会帮他联系各地的国际青年旅舍,凡是跟老板比较熟的就都不要钱了。对了,他是义工,打工也是不要钱的,他打工只是为了学英语和认识朋友,现在的女朋友是个韩国人。我觉得有这种觉悟的年轻人真的很难得,我有点后悔上学时没有这种举动,北京的消费太贵了,糊口很难啊。

最最重头的戏来了,聊天的时候小川给我讲了一个传奇的经历,让我久久不能平静。他上学的时候曾经和同宿舍的几个同学一起去山区支教。起初去支教的原因只是为了帮宿舍一个家境很好的哥们见识一下偏远地区的人民生活,支教的事情也是小川主动跟教育局联系的,教育局一开始说给他们一个乡镇的学校,小川想要更偏的,教育局就说那就村里的,小川问还有更偏的么,教育局说有。

他们坐了很长时间的火车,很长时间的吉普车,再加很长时间的拖拉机(还是马车我记不清了),反正是走了三天吧,到了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有多偏僻我很难形容,反正学校里唯一的老师只有小学二年级水平,教的基本都是错的。有的孩子的家离学校只有一条三米宽的河沟,但是学校如果上午10点开课的话,那孩子凌晨2点就得出家门。每次上课大概要上一周吧,但是经常有孩子不能来,因为要放羊。那种放羊为了挣钱,挣钱为了结婚,结婚为了生娃,生娃为了放羊的生活的传说在这里就是生活的全部。小川他们带去的所有钱在到那的第一天就都捐给村长了,我说你们不怕村长贪点儿么,小川说那种地方的村长,唯一的私心顶多就是给大家分粮食的时候往自己家多盛半碗。他们几个人分两组,一组教各种年纪的学生,一组教那个唯一的老师,但是那个老师还要每天负责给小川他们几个做饭,他们的伙食粮食都是那个老师从每个孩子的家里要出来的,无非是土豆茄子什么的。住的屋子自然是破的,夜里冷的睡不着觉,病了村里也不可能有医院,身上带的药很快就分完了,不过当地人也都会做些草药什么的给他们吃,生吃。本来计划7天的支教他们待了9天,其实他们到那以后一天都不想待,只是碍于面子才在那留下来的。后来晚走自然是因为跟孩子们有了感情,孩子们并不是不想上学,但是他们改变不了自己的生活。待到第九天他们实在撑不下去了,他们留下了所有能留下的东西,只穿着破烂的单衣离开的村子,每天和孩子们一起在土坡上翻滚已经让所有衣服都破了,临走时他们跟孩子说了些永远不可能实现的愿望,小川让他们一定要想办法去县里乡里读书,好好读书。给他们描绘上大学之后的美好生活,小川认为他们虽然不能明白自己讲的是什么,但是从他们的眼神看的出来他们听懂了。

小川说他现在和我讲这些已经不哭了,以前他讲一次哭一次。他曾在网上支援过坚持不住支教生活而放弃的网友,因为他曾亲身感受过。我们在探讨到底怎么样才能让这种恶性循环停止,为了几十口人修路是不可能的,其实让他们迁出来到不是不可能的,但是落叶归根的传统观念可能会束缚住他们。每一个听过这个故事的人都会有去支教的冲动,但是真正做到的几乎没有。我后来的几天也和其他的驴友聊过这些问题,大家出了沉默就是摇头,除了旅途上会给山区的孩子们带些本和笔之外,我们什么都做不到。

走西口3

早上10点左右我就离开了古城,临走前买了200块钱的平遥牛肉,并且最后一次穿过明清大街,对视熙熙攘攘的游人。

我打算先去太原,先看看太原直达碛口的车今天有没有,如果没有的话就先到离石,从离石到碛口,答案是没有。

在太原等开往离石的车发车等了很长时间,这里的长途车不是按时间的,人满了才发车,到离石之后我赶紧租了辆摩托车带我去西客站,就像一年前坐摩托车游腾冲一样兴奋。但是这时已经下午四点了,不知道还有没有去碛口的班车。到了车站之后自然有很多司机问我去哪,我不耐其烦的说碛口碛口,司机们都摇头说已经没班车了,走到尽头时忽然面前有个背包客冲我走过来问我是不是去碛口,我说当然,来这地方自然都是去碛口,他说那就一起包车吧。我说哎,我今天早上在平遥见过你,他很吃惊,因为我说对了。他的装备,尤其是胸前挂的水壶让我印象很深。缘分啊

这是一头老驴,春节前就去东北雪乡了,除夕在北京过得,还跟我抱怨说大年三十王府井什么饭馆都不开门。在北京爬了箭扣之后今天早上刚到的平遥,直接就来碛口了,在碛口还有一个朋友和朋友的朋友等他,都是山西人,在云南认识的,对了,这个老驴叫山峰,南方人,在上海工作,做动画的。

到了碛口见了子悦,依然,甜甜,和甜甜妈,只有依然是男的。子悦和山峰是去年春节在云南认识的,子悦和依然还有之后来找我们的都是太原的老驴,成天混在一起。甜甜妈是依然的同事,甜甜是千年后。子悦和依然说碛口镇已经住满了,这几天游客太多,他们中午到的,已经在碛口转了一圈,打算晚上徒步去李家山住,我当然就和他们一起去了,自此我算是正式被他们捡到。

碛口本来是唐代的黄河渡口,碛口镇就是当年的上海滩,是个交易重镇,就在黄河碛边上,李家山和西皖村都是商人们的家眷住的地方,都在碛口附近,我们按照李家山大概的方向上了山,山上都是纯粹的黄土,细腻轻盈,走过去就飘起来,衣服裤子很快就变黄的了,不过不觉得很脏,因为颜色很纯。绕山路的时候可以看见听见黄河,这里有半条河道是冰,半条河道是水,住在山下就可以整夜听到凌汛的声音。壶口瀑布前几天就是被凌汛淹掉的,所以去不成了。我背的行李很沉,后来比较了一下确实是最沉的,走着走着天就黑了,这要是自己走的话还真是会有点害怕,因为根本不知道这条路有多长,路上有多少条狗没拴着。在天完全黑之前我们看到了几户人家,而且点着红灯笼,路是子悦带的,依然身上带着酒,我们兴致冲冲的奔向红灯区。走进村口以后子悦给她事先联系的农家主任打电话,说了半天却不清楚我们到的地方,子悦让主人来村口接,主人说他家就在村口啊,坏了,走错村子了。

问了住户才知道这真不是李家山村,我们受了很大的打击,因为走上来确实挺累的,而且天很黑,肚子很饿。还好我们白走的冤枉路不是太多,在刚在路过一个水站时应该走向另一座山,我们纷纷拿出手电继续行程,在走向李家山的路上,月亮星星和天边的枯树枝在最后一点霞光的照耀下非常美,我赶忙拿出三脚架,拍了几张,也是这次出来最得意的留念。拍完之后我狂追他们,追的很累,路太黑了,我那时还不知道他们叫什么都不知道该怎么喊。负重跑了大概一刻钟才追上,累死我了。

好不容易到了李家山,有了人家,有了窑洞,有了火炕,终于能把包卸下来了,连帽子和羽绒服都湿透了。很高兴,高兴的顾不上坐下歇着,到处参观,看看窑洞,看看院子,看看天,看看主人给我们准备的伙食。我们终于能完全放松的笑着聊天了,互相介绍了一下驴名。我们的晚饭是是一锅烩菜,里面什么都有,土豆粉条扁豆茄子,还有恶(一种长的像肉皮冻,实际是很多种面做成的,切块儿的),就是没酒没肉,依然带了酒我带了肉,这就全齐了。我们吃的非常痛快,农家饭只有在农家吃才香。吃饭的时候子悦接电话忽悠另外几个驴友也来,居然他们就真的来了,开车到碛口时已经夜里12点了,主人开摩托到山下去接了两个人上来,另外还有三个住在碛口镇了。来的两个一个叫大块儿一个叫弱弱,都是老驴,弱弱拿了一个D300,一个18-00VR和一个传说中的170-500,看的我这痒痒。我们聊到了两点多才睡,他们的呼噜实在太响了。

走西口4

早上大家都自然醒的,其实睡了也就6个小时,没洗脸没刷牙就跑出屋照相去了,意淫了一夜终于能看看自己千辛万苦走到的地方到底是个什么样。

第一个意外的是自己住的居然是二层,而我们进院门之后明明没有任何楼梯和台阶。院子好像至少有三层,依山而挖,从村口的小路直接能到二层的侧门,也就是我们昨天进的门,从二层走个小楼梯可以到一层的院子,然后可以出院门沿小道去其他邻居家串门。我们住的似乎是个靠山的三层“小楼”,一层有院子有院墙,二层有半个环形走廊。村里有东西两家财主,我们住的是东财主家。

所有的小道都是斜的,每户人家都是住在同一座山不同位置的窑洞里,确切的说是个山坳吧,铺路的材料好像都是用的转头的棱面,这样不会很容易滑倒,而且可以走人也可以走车,就是有点硌脚。阳光是金黄色的,山也是金黄色的,很温暖,虽是过年但是很清净,因为人太少了,有的人家会端个碗出口蹲在门口吃早饭,这似乎是山西人的习惯。我们在各种小道上莫名其妙的跑着,也不知道这些道是不是都通着。过了半个多小时子悦她们喊我们吃早饭了,这种隔山喊人的感觉真不错,我们兴奋的找路回到住处,其实谁都没洗脸没刷牙,而且也不打算洗,好像这样更有感觉。

离开李家山村之前我们合了唯一一张影,主人送我们一大袋子酸枣,这也是本地的习俗。我们的住宿费是每人30块钱含吃饭,所以昨天夜里赶来的弱弱和大块儿一直喊贵,睡了6个小时每小时5块。走出村子的时候有条破狗一直跟在我们旁边,知道我们走出村口,它在旁边的杂草丛上蹲着目送我们离开,直到我们走远了才掉头往回走,这服务太到位了。

我们在碛口镇的一户人家里等着昨天和大块儿他们一起来的住在碛口的同伴,然后请了个导游带我们逛了逛碛口镇,来碛口的路上我曾经听司机说过一个碛口发明的词叫圐(ge)圙(lv),是栓牲口的场子。碛口是货物交易的场所,货物主要是由牲口来驼的,碛口镇上的石板路都被牲口踩得歪歪扭扭。红灯区遗址让我们相信这里曾经是多么的繁华。

逛碛口镇的时候我肩膀疼得都快受不了了,因为出门前没调好负重肩带,后来一直兴奋就给忘了,弄得自己很狼狈,走到一家大的饭店的时候他们有意住下,那样我就可以把行李扔下再出去转了,我实在是一步都不想再背了。吃饭的时候依然又跑出去打酒,这回拎了两桶回来,昨天那一桶两斤的不错,不过今天这两桶一斤的其实都不好喝,我喝了几口就扔那了。吃完饭我们走着去西湾村。西湾村和李家山不太一样,是在山脚下的,不用频繁的上坡下坡,住户的人家可以参观,不过要给主人一点小费,写出来叫卫生费,一个人两块钱吧。

回到碛口之后大块儿和弱弱要跟来时的车一起回太原去了,我和山峰子悦依然甜甜他们一起在碛口再住一晚,这一晚终于能洗脚洗澡了。大通铺比昨天还便宜,6个人一共100块钱,这帮老驴出门真是省钱的要命哈哈。我们在结一半冰的黄河上玩了半天,夕阳西下照了很多相,甜甜和依然打得火热,在冰面上他们的“分歧终端机”组图很经典,笑得我们都不行了。往回走时看见一帮某摄影协会的人摆了一排三脚架支在坡上等着太阳慢慢变红,我赶紧跑回住的地方取了三脚架出来也在那等着,不过这帮据说是从北京开车来的老色友真不给北京人长脸,臭牛逼似的吆来喝去,经常催挡住他们视线的人走开。太阳变红的冰面颜色确实挺好看,尤其是流动的黄河水中老有大块的冰岛飘过,天气也很晴,弱弱他们没有看到这样的美景真是可惜了,尤其是他那170-500没有得到这样的用武之地。

走西口5

又是一个自然醒,6个人慢慢悠悠的走到汽车站等着到离石的班车,甜甜拿着我的相机一直不撒手使劲的拍,甜甜妈偷偷问我这相机得多少钱,暗自计算给甜甜搞一套要攒多长时间。甜甜妈刚给甜甜凑出买琵琶和学琵琶的钱,让我们佩服这母爱的伟大,这么点而孩子上课能记住多少谁说得准啊,花这么大代价,不过甜甜妈的理念是她旁听,然后回家自己教甜甜。

等车的时候除了照甜甜就是被甜甜照,我和山峰多次忽悠甜甜妈给孩子买套单反,其实我们只是说着玩儿的,不过甜甜妈似乎是真有这个打算,只是要拖后几年。以至于后来甜甜妈忽悠我:阿庆啊,要不你考虑把相机送给甜甜吧。瞧这伟大的母爱!

到离石也就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我们很快就买到去太原的车票,子悦买车票的工夫我们又在门口吃了好几份碗托儿,用刀片吃很爽,这是我在山西吃到的最好吃的玩意儿,碗底有一层好像是荞麦面做的东西,可能是蒸的,自己用刀片切成块儿,放点儿辣椒和作料,档次跟凉皮差不多,就是吃法很有趣。我们本来计划到了太原一起吃顿饭就此分别,甚至计划好了由甜甜妈请客请我们吃烤肉。没想到车快到太原时子悦突然过来说大块儿发短信问我们明天去不去长城,这让我和山峰异常兴奋,听大块儿他们说起过山西的长城都是土堆的,似乎和北京的完全不同,而且名字诡异。子悦说她都没去过也很想去,依然自然也不会拒绝。但是我和山峰原本计划明天到晋祠的,子悦说:这就是晋祠路啊,咱们现在下车带你们去。

突然的计划更改实在是很爽,我们让司机停了车,跟甜甜和甜甜妈告别就下了车,不知道甜甜会不会怀念我的相机。下车后我们拦了过路的车带我们去晋祠,依然给大块儿打电话说大块儿也在赶来晋祠找我们,他有“脑残证”,可以免费进去给我们当导游。我们笑了半天,后来看大块儿来拿了两个“脑残证”,他想让山峰用一个,但是照片太不像了,山峰没敢用,就我拿一个假学生证买了半价票。

大块儿带我们走的很快,晋祠外面修了很长很大的广场,都是仿古的,最近几年新修的,其实就是为了涨票价,没什么可看的。我们一直快步往里走,因为马上就关门了,天也快黑了,大块儿用最快的速度给我们讲解他所知道的晋祠的一切东西,以至于出门后还和依然核对一下看看自己刚才是不是忘了什么经典景点没有说到。晋祠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就是大柱子上的龙雕,不是浮雕,而是完全雕出来的盘龙,这在国内其他寺庙里我都没见过,而且没有返修过,保存的很好,很有震撼力。

晚上先回了大块儿家,路上还成功把弱弱也忽悠出来了,大块儿说他给我们做饭,但是家里因为很少有人所以没有肉,子悦他们知道我是食肉动物就说下楼去吃吧,我们在北京老城一锅的分店吃的羊蝎子,依然去买了两瓶52度的汾酒,说山西人招待客人必须用这个,我们喝了很多吃的很高兴,依然太能喝了,晚上我和山峰依然住在大块儿家,大块儿和弱弱去了网吧。睡觉前依然不知道从哪又买了5瓶啤酒,我喝了1瓶他喝了4瓶,后来他告诉我的,我不记得我喝了多少。

走西口6

三点,三点!!!!!

三点钟大块儿和弱弱就把我们揪起来了,说该出发了。我和依然是12点多才睡的,山峰因为喝多了被抬回来就睡了。我记得昨天晚上还去大块儿的车上从行李里拿了今天换的袜子,想必我昨天可能也洗脚了吧,记不太清了,反正我穿了新的袜子。我和依然都极不情愿的起了床,山峰倒是精神多了。我和山峰依然子悦4个人坐在捷达车的后座上,一路上我和依然一直在昏迷,天还全黑着呢,大块儿先带我们去了新广武旧广武,我在车里抬眼看了一下,车停在一个保存不错的城楼门口,山峰他们都下车了,就我和依然死赖在车上不下去,头那个疼啊,喝太多了睡太少了。我真怀疑待会有没有力气从车里出去。第二次停车的时候大块儿成功给我轰下了车,好像是在一个塔的前面停的,院门锁着,只能从外面照到,或者从门缝里往里看,旁边有文物证明的碑,似乎也很老很老了,塔很高,没有被毁过。曾经听说过很多文物为了保存都做过伪装,或者编故事什么的,要不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就没了。

车快开到雁门关的时候路上有很多地方有积雪和冰面,小溪通过路面一到冬天就变成冰了。无奈我们好几回被大块儿轰下车推车去了,频繁几次我和依然就基本上醒了。这推车也难,纯冰面根本没地方下脚,车还没动呢我先打滑了,这几双飞机轮胎大底的登山鞋完全不起作用。子悦和依然他们在聊说另外一个信佛的驴友说一碰上难题就带领大家念阿弥陀佛,难题必然迎刃而解。结果后来每次推车他们都念阿弥陀佛,推了多少次我也记不清了,弱弱老说了这应该是最后一个冰面了,结果过去之后还有。

到山脚下的时候看见一户人家,院里养了好多鸡。我们进去讨一碗方便面吃,后来才知道他们其实也是卖票的,上山参观要买票,随即大块儿掏出一个记者证,说我们是某某报社的记者,要办一个什么节目来这里拍照,就免了票了,一大锅的方便面就给了人家20块钱,我算了算至少十袋方便面,人家亏了。

雁门关似乎还不是旅游景点,没有任何保护游人的设施,对于驴友来说很爽,不过如果瞎闹的话也会从门楼上摔下去。在雁门关见着几个背摄影箱的人,走过去一看,哇塞,哈苏啊。真是舍命玩摄影啊,生平头一次看了哈苏的取景器,大!大块儿和弱弱依然下山去开车,让我们三个从雁门关穿过,到公路上等他们。今天他们仨算是陪着我们仨来玩儿,只当司机和向导。这一段不远,大概一小时我们就到了约点的地方等他们,我还在山坡草地上留了些记号,和牛粪堆在一起。

最后一站也就是关底,叫猴儿岭,是一段土长城,我们从一个村子附近上长城,几个小时之后走到一个高速路,他们会在高速路上接我们。我因为头天喝多了胃里很难受,走的比他们慢,大块儿他们一直催我走快点儿,他们走了一小段就回去开车了,说是在老乡家里吃烩菜喝酒去,等着我们。我和山峰子悦继续往前走,这长城其实就剩个土墙了,城砖全被老百姓弄走盖房了,土墙就是黄土的,说掉就掉,两边都是离地几米高,不至于摔死,但是不受伤也不容易。土墙还经常塌掉一部分甚至断掉,山峰很兴奋的要从断掉的部分跳过去,我实在是头晕腿软没敢玩儿这个,只能在下面给他照相。往前走半个多小时就已经很累了,每一步都得挺小心,尤其是路窄的时候,黄土很松。再走一会儿才能看到偶尔有碎砖的地方,估计离村子太远了不好运了,墙上墙下杂草都很多,墙上不安全,墙下也没地方下脚,而且城墙是建在山脊上的,墙下都是极陡的坡,没有能踩稳的地方,换句话说,好像比墙上还不安全。

越往深处走就越像长城了,隔一段就能看到一个烽火台的废墟,有的地方也能有完整的烽火台,甚至是二层的,就是楼梯塌掉了。站在每一个烽火台的顶上看四周似乎都是一样的,都是黄土,山,杂草和破长城。联系到外界的唯一方式就是手机,因为地处山脊,手机信号还是不错的,经常接到大块儿他们打来的电话催我们快点走,事后知道他们这是犯坏呢。走到最高的一个烽火台之前我们就用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山峰原本打算三个小时解决战斗,没想到关底都在这下山的路上。

首先是斜墙,土都没了,只剩一片砖墙,砖墙是歪着的,因为快倒了,墙上的砖全是松的,踩空就是死,难以下脚,墙下的山坡基本没路,比上面还难走,一开始我和子悦还打算走墙下面,后来放弃,只能走墙上,骑着墙走。危险地段大部分都是山峰先走,走过去拿着相机对我们狂拍,我蹲在墙上往前摸着走的熊样全让丫拍下来了。走斜墙的时候我一直在骂他们昨天灌了我那么多白酒就让我睡了仨小时,看什么都是晕的,太损了。子悦说那你要是活着走出去你就是最牛的,以前肯定没人敢喝多了往这走。下山的路都是砖多墙少,和一开始上山的场面不太一样,而且墙下的路基本上都是不能走的,因为太抖了,大部分的时候我们是用手扒着墙上的瞭望孔里的砖,脚踩着墙下的陡坡,每扒一块砖都得摇晃半天看是不是松的。

最后下到高速公路时基本上累的精疲力尽了,大块儿他们开车来接我们,依然从车里出来点着一颗烟得意的问我们:怎么样啊。我说还行。山峰也在回去的路上赞不绝口的说这段长城很爽。

车开了好久才回太原,我才知道早上大块儿从3点多开到7点多才把我们送到目的地有多辛苦,这么招待远方来的驴友还真是少见。晚上吃饭太有意思了,弱弱不敢告诉老婆今天跟我们去猴儿岭了,只能说是太原附近的一个地方,而且买相机和镜头的事他老婆也不知道,所以我们约定沾相机的事儿都不许说,沾“猴儿”俩字的事儿也不许说。吃完饭大块儿拖朋友让我和山峰住进一个快捷酒店,房价打折很便宜,送到酒店之后我们就此分别,我们很依依不舍,几天同吃同住的时间大家感情很好,也实在难以报答他们这种热情好客的恩惠,只能祝福他们。我承诺会在他们的论坛上注册跟他们保持联系。他们也希望我们能够再去山西,再找他们去玩,我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因为他们说的“朝台”很吸引我,180斤的人被大风轻易吹飞到十几米外太令我兴奋了。而且我去的时候肯定会找他们当向导。

这一天是山峰的阴历生日,明天是我的阳历生日。

走西口7

在酒店睡的很舒服,自然醒,今天是我生日,不过没人知道。

我跟山峰告了别,他要坐中午的火车先到杭州再转车回上海,我还继续自己的旅行,到长途车站买票去浑源。前两天的运气太好了,遇到了这些人玩了那么多,今天有点背,长途车站的班车时间还没有完全恢复,我只能做中午的车去浑源,这样的话可能就没时间去应县了。因为我要晚上赶到大同,这样明天晚上才能回北京。一个人坐在大厅等车挺没劲的,我挺想回酒店再找山峰聊聊,也懒得动了,附近还没有商场,没什么可逛的。

到了浑源已经下午3点多了,从车站就可以包车去悬空寺,我把包放在长途车站,直接让长途车站的员工开车带我去的。其实去应县还是有时间的,不过我不想冒这个险,毕竟按时赶到大同,明天上午去云岗下午回北京才是最主要的。

车往山里盘着,悬空寺突然就闪了出来。远看不大,在一片平平的山壁的半山之间。而且在一片阴影里,估计下雨都淋不着。门票也不便宜,半价还凑合,不过上去之后的感觉还是不错的。走廊和梯子都特窄,毕竟是悬空的,越靠近山体就越安全。我先后蹭了好几拨导游,反正今天也没别的事干,还不把这票钱花的值点儿。据说这悬空寺下面的柱子都是最近二十年修的,其实柱子跟悬空寺本身并没沾上,还差着几公分,而且柱子是头对头的接起来的,完全不承重。这么做只不过是让游客少犯几回心脏病,怕给游客吓着。而悬空寺本身的结构完全取决于跟山体的连接,也就是说,悬空寺是完全悬空的,只有侧面和山体连接。悬空寺是供着佛的,有的是彩绘的,有的是直接在山体上雕刻的。为虔诚的信仰而建造的寺庙最具神力。

从浑源到大同的路上手机突然没信号了,重启了N多次都没用,恢复出厂设置也没用,到了大同先找移动营业厅,但是外地营业厅一时差不了我的话费,最后只是在一家最大的移动大楼里管接待员借了一部手机,把我的卡插到人家的手机上,可以接发短信。出门到对面的手机修理店检查,把人家的卡插在我的手机上,也没问题,奇了怪了,估计手机又把卡磨坏了,只能等回北京办卡了,我问了移动大楼的人能不能补办卡,人家说北京的卡就算办了也得等一个星期之后才能生效,那时候我早回北京了。

晚上很潦倒的找了间网吧上网,住的也特别破,因为跟那些驴友住惯了觉得自己住宾馆太奢侈。

走西口8

我住在火车站附近,这里有直接能到云岗的车,而且坐长途车也方便。早上先去找长途车站,网上说在火车站旁边就能坐,但我找了半天只找到一个长途客运站的办公楼,没车。后来在火车站门口发现一个长途车站的售票亭,买了下去两点半的车票,问在哪坐,售票员说在这里就可以,从大同发往北京的车会先停在这,等到临发车时会开到几公里外的客运站去接人。

我把包存在售票厅里,免费的。等着去云岗的车,等车的人极多,今天按说已经不是春节长假了,不知道哪冒出来那么多人,在总站就已经能够上满了,幸亏我是在总站等的车。车在城里转悠了1个多小时,越到出城的路上越堵,到云岗路时基本开不动了,大街上的车全是去云岗石窟的,平时40分钟的路程走了两个半小时。我有点担心时间了,按照这种速度来回我就没时间看石窟了。离云岗石窟还有2公里时车实在动不了了,很多人都下车走着去,我也下车,跑着去。买票的人多的可想而知,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全是半价,我的学生证根本没用,这些人莫非是因为便宜才扎堆儿来的?

云岗石窟有很多都是可以往里走的大洞穴,而且是一层套一层,甚至有的还有天窗,但是洞穴并没有刻完,据说云冈石窟没有建完就已经迁都洛阳了,才有了后来的洛阳石窟,洛阳的石窟最大的几尊比云岗的大,但都是能在外面看到的,云岗的很多都要走进去才能看到,比较有趣,而且云岗的彩绘图案比洛阳的多,或者说是保存的好吧,相对来说佛头被弄走的少,大多是自己根本就没刻完。

 
Copyright ©liugang.org.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381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