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设计 摄影 旅行 娱乐 收藏
  西西里 那不勒斯 威尼斯 佛罗伦萨 罗马 拉萨 库不齐 三亚 阿尔山 江南 甘肃 广西 东北 福建 山西 贵州 云南 海螺沟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2007

 


独行中原1—大年初一化斋难

原本是计划去九寨游冬泳的,但是想想春运返城高峰的票不好买,一个人上火车容易丢东西,所以还是算了。改去河南看看最老的文化,顺便试试自己能不能全须全尾儿的回来~

三十晚上的火车票很好买,没人这么神经病逃避过年,躺在卧铺上拿手机看电影,看着看着就睡着了,5点的时候列车员来叫,郑州到了。

出火车站的时候是5点半,天还黑着,我自己站在车站广场不知道该去哪,愣了两个小时~~

我想坐车去黄河游览区看看,在广场边的公交车站找了半天,唯独没找到传说中的16路汽车,问了几个人都只告诉我一个大概方向,但是站牌谁都没见过,只知道有这么一个车~ 最后一个扫街的清洁工告诉我,16路是专门去黄河游览区的车,附近没有站牌,路过时可以招手上车,平时大概40分钟一班,不过今儿大年初一,估计一辆都没有。得,我还是别傻站着了,趁着天儿还早赶紧换地儿吧。

长途车今天发的车也不多,去少林寺的最早也得7点45,实际发车是8点多了,而且还是旅游车,一日游的那种,到景点就停,下去参观然后再上来,你要是不看的话就得在车上等一个多小时,去少林寺之前有三个景点,中岳庙,嵩阳书院,还有一个少林寺尼姑的寺庙,都没有学生票,太他妈黑了,到少林寺的时候已经是下午1点半了,停车场到景点之间距离很远,少林寺的武术表演据说都是武校的学生,没有一个和尚。也不知道少林寺这么多的客流量,那些真和尚是用什么时间练功的。虽然是大年初一,但是人出奇的多,都是来上香的,而且基本上都是河南本地的农民,我背个红色的55L的大包,带着红头巾和红太阳镜,回头率稳超100%,也就是说他们回头看一眼都不行,还得多看几眼,一些叫卖的都拿我当首要目标,身边老有人尾随,喊着“hello,hello!”“住宿么?”“农家旅社!”

现在的少林寺已经没什么看的意义了,全都是后盖的,老的少林寺早就烧光了,这里的高香请一柱至少要400块,大个的要一万,真的是烧人民币啊,看来扩建经费还是不紧缺的。现在的少林寺方丈永信以前好像是个孤儿,他99年升坐之后搞了一个慈善活动,凑了一笔钱捐助了一批河南的孤儿,钱哪来的呢?据说是找了很多寺庙的方丈一起做了49天的法事,这里面也包括三个藏传佛教的活佛,亲自开光了一批玉佛玉观音什么的,还挨个点了红点儿~100块钱捐一个,留下名字收藏在殿里。

少林寺的塔林可能是唯一没有商业开发和修建的景点了,实际上就是和尚们的墓地,从唐代的到最近的名僧都有,好像都是做过方丈的。墓塔和山林融合在一起,虽然游客很多,但还是能体会到一种清静的感觉。

从少林寺出来已经没有去洛阳的车了,我只能就在登封住下,但是不管是长途车站,旅馆还是饭馆,都一个人没有。好不容易找到住的地方,走遍登封的大街小巷最后找到一家不知道叫什么的快餐馆吃了两个汉堡,这是大年初一吃的唯一一顿饭。

独行中原2-洛阳燕菜

春节的班车永远都是会晚点儿的,好在洛阳不愁饿着,徒步走了三个小时又走回了火车站,市区的旅社都已经不烧洗澡水了,只能住火车站。老城区里还有不少餐馆开着,都写着洛阳水席单做,最后我找了一家有很多“认证”的老字号,算是吃了顿正经饭。店里吃饭的大都是当地的家人聚餐,老人上楼都是连搀带抬的,估计这家店多少有点人缘。水席居然就是汤菜,大部分是用盆上的,洛阳有一种叫燕菜的东西,好像是萝卜丝做的,特细,有点酸。我一人吃了两盆菜没太吃饱,毕竟三天没正经吃饭了,需要慢慢调养。

龙门石窟坐公交车就能到,山上已经砌好了台阶供人参观,这一天听到的最多的介绍就是“该佛头现存XX国XXX博物馆”,接着就是一通动听的骂街。大多数石窟的格局都是“屋里”正面一个佛,身旁两个护法弟子,两旁两个菩萨,屋外两个天将,外加两条狗(可能是狮子),有的屋里墙壁上有上千个小佛像,看起来很有气势,因为主佛头没了,只能看看这些小的了。龙门的boss是一片巨大的佛像,和山连在一起,石头的颜色很到位,看着挺有食欲的,我又饿了。

回市区的路上不知不觉睡着了,偶然睁眼看到站牌子上有去白马寺的公交车,赶紧下车趁着天还没黑去一趟,这样我就能明天一早去坐长途车奔开封了,春节期间的长途车都得一大早去坐,不是很方便。去白马寺的时候已经快5点了,还剩下不多的几个旅游团,我看哪个导游好看就去蹭着听,白马寺的正殿叫大雄殿,跟其他所有的寺院都不一样,原因是殿里的镇寺之宝-三个佛像和18个罗汉像都是用一种失传以久的工艺做的,属于国宝,所以正殿是不让游人进的,只能从外面看看。据说这工艺是先用泥和砂土做出一个佛像,在外面一层一层的铺纱和麻之类的东西,很薄很薄,干了之后从下面把原来的泥和砂土刨掉,就剩一个空壳了,整个佛像才一两公斤。(听起来这不就是玻璃钢么~汽车模型全是这么做的)

周王城广场的人很多,白天是一拨一拨的唱豫剧的,晚上有烟花和音乐喷泉,据说周王城的遗址就在这地下深处,没有挖掘也没有破坏。商场里没多少人,因为春节没有任何打折的活动,好不容易找个nike的打折店,没有短袖卖。坐在广场上看着烟花和音乐喷泉抽着烟,周围都是大人带着小孩在广场上玩耍,挺惬意的。

独行中原3—醉台北酒吧

开封的火车站离中心好远,已经有很多人在排队买春运返城的票了,但开封还不是我的最后一站,最后一站去哪还没想好呢,票到时候再说吧。坐10车到鼓楼,车到夜市街根本就走不动了,这条街上没有任何道路标志,人车混杂,这就是中国最牛逼的小吃街。下车的时候正好是中午12点,我打算吃完再找住的地方了,直接让自己消失在美食的炊烟中,此处略过2500字~~(馋死那些伸着舌头看的)

小吃街里还有极少数的老房子,房子越脏越旧就越像老字号,有书店也有茶馆,还有卖糖炒栗子的。龙亭门口有一条街被称为宋都御街,说是按宋代的风格修复的小楼,有银行也有卖特产的,其中还有一间高丽医铺,不知道有没有大长今坐台。清明上河园是完全新建的,但是游客很多,因为环境做的不错,连小买部的服务员也都穿着宋代的装束,好玩的是里面有好多撂地演出的,大多是杂技,飞刀,吞火之类的都可以上去验验真假,有一个表演叫王员外招亲,有小姐在楼上扔绣球,接到绣球的当时就拜堂了,然后又往楼下扔喜糖,我拿着相机不方便抢,居然有两块喜糖砸我脑袋上结果被别人抢走了,糖特硬还挺疼。

夜市里面有一间酒吧,叫醉台北,我犹豫了一下还是上去看了看,里面人还真不少,而且特热,我要了瓶啤酒坐在吧台上四处寻觅,好像都是一些亲戚朋友什么的在聚会,岁数都在30左右。过一会就有歌手开始唱歌了,有男有女,都挺年轻的,唱完之后还有几个女孩上去跳钢管,有的长得不错有的比较凶,有个刚唱完歌的男孩在我旁边坐着喝水,过一会就开始跟我聊天。

这个唱歌的小伙子叫珂,是个有上海户口,在武汉上学,在河南的姥姥家过年的东北人~~~ 我问他出来在酒吧唱歌家里人支持么,他居然说他家祖孙三代都是干这个的,哈哈长了见识了。具体说来,他爷爷以前是唱戏的,我问他唱什么戏,他说他爷爷什么戏都会唱,东北二人转,京剧豫剧各地的地方戏~走到哪唱到哪儿~听得我霍然开朗啊~ 他爸爸是很早的一代摇滚爱好者,他自然也就干这个了。 他唱的第二首歌是把两个周华健的歌混到一起的,后来我问他伴奏是哪来的,他说是自己做的,其中一首歌还是他爸爸做的曲,佩服啊~

酒吧里的啤酒很便宜,18块钱的科洛那已经是最贵的了,法国33才10块钱一瓶。这要是北京,这种价格只能在大街上跟工商城管打游击战。走的时候他把他那盒特漂亮的Marlboro给我了,当时我兜里的中南海就剩一根也就没什么可送他的,有机会给他补吧。

独行中原4—栓娃娃

传说中商丘的火神山庙会是最古老最纯正的庙会,全长一个多月,正月初七为正会,会有很多表演。我掐着日子算的行程,在初六晚上到的商丘,住在火车站对面一个宾馆里,就憋着看完庙会就想办法回北京。

转天早上起来想想还是先去长途车站看看吧,火车票我是懒得问了,想问点儿什么都排不上队,还不够花钱上厕所的呢,火车站的厕所撒泡尿要一块,也不知道算票还是算罚款。长途车站有不少直达北京的车,我特意强调要下午的,最晚一班回北京,结果票上肯本没印点儿,就写着临客和价钱,售票人员好心跟我说了一句“你尽量早点儿来”我很惊讶难道不是按座卖票么?

坐公交车到了火神山,其实就是一个小土坡,当坟地都埋不了一个营的人,院门口有卖票的,本地人好像不要钱,凭身份证进,外地人才要钱,10块钱一位,院门口都是一些摆小摊卖吃的和玩具的,看着不太干净,没敢吃,院里买吃的的居然跟外面一样,总共没20辆三轮车,传说中的表演也没看见,只有不远处有个火神山戏台下面有个演杂技的。山下有个大火炉,烧香的,火还挺大,很多人在磕头,绕过去在火炉后面有卖鸡蛋的,是把鸡蛋放火炉的炉灰里烧得,据说很吉祥的东西。上了几十级的台阶就到顶了,是个很小的庙,不过长得跟普通的庙不一样,像炮楼。里面几个殿都是一些月老的像什么的,居然我还看到了栓娃娃的,殿里有人摆个桌子坐那,哪个姑娘给钱就给哪个胳膊上栓个小红绳,说能有姻缘或是能得子。栓的过程很快也没什么仪式之类的,这钱赚的也太容易了,赶明我不想上班了也摆这么个摊,保证她能得子!

火神庙让我出奇的失望,最后的希望就是八卦城了,号称全中国唯一保存下来的按八卦图建的古城。我充满诚意的用走的方式慢慢享受这个规整的秩序,穿过一片湖泊就进了城楼,在北城楼上花3块钱上去看了看,由于没什么人我就跟值班的哥们聊了会,他指着古城的模型给我解释这八卦城的意义。八卦城是由外城和内城两层组成,外面一层是圆的,里面一层是方的,外城和内城之间基本上都是湖水,平民住在湖边,城主和有钱人什么的住在内城里面。从天上往下看应该是个水色的外圆内方的铜钱,城的东门和西门不是对着的,而是错开的,为什么我忘了。现在城内的建筑都是近代仿着玩的,商店卖的东西也都没什么价值,这个城最有价值的就是它的格局,但是苦于没有投资商修建旅游景点而一直可玩性不大。索性城里还有一两处古宅保存完好,都成了对外开放的参观点,春节期间门票打折。我简单看了看就早早上了奔火车站的公共汽车了。

独行中原5-春运

早上去庙会之前我就买好了下午回北京的长途车票,买票的时候仔细看了看时间,下午有好几趟临时加班车都是直接回北京的,买票的时候我怕去古城回来晚特意问售票的最晚的车是几点开,回答是5点半,之后售票员也特意多说了一句“你得早点来”。当时我没当回事,只是发现手上的票没印发车时间和座位。

下午4点不到我就回宾馆取了行礼,行礼是寄存在宾馆前台的,没要钱,其实我也挺担心丢东西的,虽然没有太值钱的东西但是丢了也挺心疼,最后发现原来放在侧面网袋里的一代奶不见了,还有剃须刀没电了,有点莫名其妙。背上书包我很有信心的到了长途车站,找到了停去北京的车的地方,附近站着20来个人,车上已经满了正准备开,我大概问了问情形,据说这票坐哪一班都行,这趟满了就等下趟吧。

过了半个多小时一辆从山东开来的长途车正在进站的时候附近的一个人说“这车是”,于是身后马上冲出来数十人围住了来车,车上满载了不明白怎么回事的旅客,一个都下不来,连门都开不开,不管上面的人怎么喊“先下后上”“先让人下去”,门口仍就围的严丝合缝,基本上可以达到LP64的防水标准。车上的人下来大概用20来分钟,下面的人每挤上去一个也要两分钟,这可比北京著名的300,302强悍多了,明明门就在你面前没人挡着你,可是你怎么伸腿就是上不去,因为两边被挤的摩擦力是好几层人共同努力的结果(全是贼有力气的进城打工的)。我小时候连的挤车功夫还算凑合的,但是我的大背包给我制造了不少麻烦,挤上去的人我应该是第10个左右,但是上去以后发现所有的座已经被占满了,不止是我,前3个挤上去的人都不一定有座,因为在卸人的时候,后窗户已经有人翻进去拿包把座全占了,窗口很高,一个人是上不去的,只能踩人上,所以占到座的人全是团伙作案。车上的人又坐满了,车下的人一点没少,也不知道这车到底能装几个人,而且等车的人似乎比刚才更多,而且越来越多。我突然想起一个很严肃的问题,赶紧问了问今天还有几趟班车,回答是还剩一辆,得,照这玩法我再等三天也挤不上去。

已经有人在试图加钱以获得“先上”的资格,我使劲伸耳朵听别人谈论的主意,三番五次试图探听各种内情与办法,一个看似“管事”的人似乎也愿意认可加钱的方式,但我觉得这事显然不是完全靠谱,因为在进站,卸车,上人的这一全过程中,没有一个环节是可接受管理的,完全是自由的硬来,没有“吃小灶”的机会,这意味着我极有可能必须再住几天,天天来这挤车,直到某一天挤上去为止。

看来我需要结交一些“朋党”了,我需要一个不管是加钱还是硬来都比较合适而且可靠的伙伴,必须有点钱,特别着急回北京上班,有些力气,守信誉,而且最关键的,他必须和我一样是一个人上路。我慢慢挑选着目标,有很多人在试图打探各种能够上车的方式,形形色色,几个人的都有,最后我把目标锁定在一个看起来比较精明的一个代眼睛的年轻人身上,此人身高1米82左右,体态健康,应该能够具有把我扔进窗户去的能力。这人长得白白净净,身着简单的休闲西服,看起来并不土,一直围在“管事人”旁边套近乎,虽是初次见面却快以兄弟相称了,看来是个聪明人。接下来该看我的了,我先走过去随便问了管事人一点无关紧要的问题,趁他自己抽烟的时候我也站在那点了跟烟,轻松的问了一句:你也是一个人吧。他很会心的笑了一下说是,接下来我毫无保留的跟他交流了一下刚才我所见的一切,让他知道就算加钱也很难上去,他恍然大明白问我那该怎么办,我很有经验说:很简单,你拿着我的包,先把我扔上去,再把包给我,咱俩整好一排。他非常高兴,说行。之后我又说当然最好还是能够想到别的办法加钱上车,因为挤车毕竟不是一个有百分之百把握的事,他说行,他再跟“管事人”想想办法,有福同享,至此,革命统一战线正式形成。

他们又商量了一会,我的同伙悄悄跟我示意:一会跟着我啊。我假装没事,就偷偷点了一下头,附近好几十颗脑袋都在盯着管事人附近的这几个人的鬼祟。谁都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提前上车的机会,不管用什么办法。

过了一会,管事人往停车场外走去,我的同伙也跟着一起,而起回头冲我摆了一下手,我赶紧跟了上去,这一刻意低调的举动还是引起了几个人的注意,我身后马上跟上来了好几个人。管事人回头还解释:不用跟着,我马上就回来。但还是有人继续跟着,走到停车场外的时候,管事人回头数了数人,一共5个,除了管事的,我和我的同伙,还有跟上来的两个女的,正好能塞进一辆车里,我们坐进了管事人自己的面的,开车往大路上走,走到几公里以外的一个路口下车,管事人不停的打电话,很快,一辆满载的山东籍大客车路过这里并在我们面前停下,很显然,这就是传说中的最后一辆车。

车上坐满了从山东来到商丘的人(怎么会这么多人在这个小城市打工?),我们几个上去以后暂时没坐,只能先蹲着等会,车开进长途车站后没有停到发车的地方,而是停到了一个偏僻的停车场里,车上的人陆续下了车,我们几个坐了下来,发车的地方想必已经聚集了百十来人准备上这辆车,司机和管事人下车去商量对策,我们五个就在车上悠闲的等着,心里这个舒服啊~~

过一会上来了几个车站管理员准备和司机他们一起管理待会上车的秩序,先把我们几个人手里的票收了,然后管理员站在车门口守着不让其他人上车,那些准备回北京的人被排成队领导了车门口,由管理员一个一个验票上车,没票的就白排队了,重新买票去,然后再排队,这一过程持续了很久。国营长途车是不让超载的,但是承包者为了多赚一点辛苦钱总会想点其他办法,车子开出长途车站后并没有直接开走,而是先去另一个长途车站维修厂修吧修吧,此时“乘务员”开始对每位乘客加收40元的“上车费”,那些排队上车的乘客有点抱怨,他们并不是和我们几个一样半路走后门上的车,结果确被所要了同样金额的钱,我心里偷着乐啊。车绕来绕去一直没有离开这个城市,最后终于在一个加油站又让几个人上了车,在中间的过道里放了几把板凳,这时我已经睡醒了一觉了,大概是8点多,天都黑了。

装满了人总算开始走了,不过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在一些敏感路段会碰到警察抽查超载的,一路上我们经常看到路边趴活的小面的,敢情是专门有这么“一行”,长途车的车主通常会让那几个坐板凳的乘客先下车去坐一段面的,然后等过了敏感路段再把他们接上来,当然面的的钱是由长途车的车主出的。我们的车也不例外,车主在路边随便找了个面的,坐板凳的人很不情愿的忐忑的下了车,他们怕被车主甩下,车主跟他们交代会在过了高速收费站的地方等着他们,似乎这是常例,过了高速收费站以后我们发现很多长途车都停在路边等着小面的给他们送人,哈哈太逗了。

这车是山东籍的,司机应该也是,车很自然的先开往了山东济南,据说还要在那边接一个司机上车,现在的司机似乎不太认路。济南的夜色不错,我们走的应该是比较清静的路,没有经过市中心,路边建筑也都有整体的夜景照明,感觉挺好。

忘了说我的同座了,我没和一开始那个“同伙”坐一块儿,这么老实的事情可不是我们工大男的门风啊。我旁边坐的是一个女的,也是一开始和我们一起挤进那辆小面的的人之一,大概20多岁(写多了不合适),长得也不算难看,路上我们聊起春运都有各自的刺激经历,她说她买了火车票,但是到了火车站以后发现很多人拿着票却挤不上去车,赌在车门口的人实在太多了,这很让我诧异,不过也应该在意料之中,去年春运坐火车回北京的时候就发现过中途有些站乘警把着车门不让上车,不管人家有没有票都不让上,就说“车上满了”,硬上的人会被乘警推下去,不过却有“后门”,乘警只让一个人上了车,可能是他亲戚,外面的人想骂也不敢骂,只是不停的求乘警,求也没用。

再次睡醒的时候司机正在找高速,走到高速收费站口发现所有的入口全是“X”,妈的,高速封了,因为雾大。十几辆长途车纷纷掉头去找国道奔北京,所谓的国道其实也就顶多四个车道,比乡间土路平坦点儿而已,只不过这时已经夜里两点了,路上连路灯都没有,全靠车灯照明,车开的还挺快,突然从路边闪出十几个手电棒,瞬时间冲入车道,居然是十几劫匪,司机根本没踩刹车,按了两下喇叭一踩油门给他们吓回去了,冲过去之后司机骂的一句,“作死啊”。我心想这要是一辆小车,或者是没怎么开过夜路的司机估计就让这些劫匪给办了,有钱的劫钱,有色的劫色,看来劫匪这行在这个年代也生活的不错.......

车进了河北省,有个乘客说想让司机到霸州的时候给他停一下,司机说可以,但是司机不知道霸州在哪,让他自己看着点,我看路牌上好像并没有标霸州在哪,觉得不对劲我就看了一下pda里的河北地图,哈哈,俺们走的是103国道,而霸州在106国道上,这个乘客说他每次坐车回北京都路过霸州,可惜他没想到咱车上三个司机没一个到过北京的,走的自然不是平时班车走的路,毕竟这是临时加班车。

天快亮的时候到了廊坊,路牌上已经有写了“距六环XX公里,距三环XX公里,距永定门XX公里”司机竟以为已经进了北京,看路边有公交车,问大家是不是把你们放公交车站就行了,我特无奈的跟司机说~~这是廊坊的公交车,开不到北京就没液化石油气了。司机开着开着找不到指向北京的路牌了,于是五辆长途车一起停到了一个路口,司机下车问路哈哈。

到了北京的时候已经七八点了,我终于看到了熟悉的快速公交车,我知道司机不认路,就跟他说你就跟着那个冲左面开门的车走,但是千万别进它那条路,逮着就罚巨款。司机问我哪个长途站最近,司机好像只听说过莲花池,当然他肯定不知道在哪,我说最近的肯定是赵公口,要是开到莲花池的话得堵死你。我越说越欢实,跟司机说你们没来过北京吧?一直跟着快速公交车走能一直到天安门!可别往窗户外吐痰啊,逮着就罚二百。

司机很着急把我们扔下赶紧赶回济南。他们原计划中午12点以前必须回济南的,哈哈他们也没想到8小时的路居然走了16个小时还没到。我在永定门附近下车坐公共汽车回家了,其他人我就不管了,车上的同伴我也没留联系方式,有缘分再说吧。

 
Copyright ©liugang.org.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38118号